贵州煤矿何以独享“洛阳纸贵”

  煤炭板块近来不受市场待见已成共识,但丝毫没有影响上市公司对贵州省煤矿资源跑马圈地的进度。在全国煤炭市场失宠的情况下,贵州省的煤炭资源为何能够独享“洛阳纸贵”?

  利益

  动力煤价格持续下跌、晋陕蒙大批矿井停产、港口库存压力频频逼近警戒线、“煤炭资源税”从“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的大利空或成事实……

  华尔街投行杰富瑞的分析师甚至称,中国煤炭业“已死”。

  然而,与外界唯恐避之不及相比,A股上市公司却是抢着去“找死”。

  全国两会期间,工业缝纫机行业的“带头大哥”中捷股份开启了向能源领域转型之路。据该公司公告称拟使用12.15亿元自有资金收购贵州拓实能源有限公司旗下的五座煤矿。

  据中国经济时报查阅上市公司历史公告,最近两年,追逐贵州省煤矿资源的上市公司不在少数。

  新湖中宝在2012年6月,收购了贵州省纳雍县沙子岭煤矿探矿权和旧院煤矿的探矿权,交易资金总额为6.4亿元。天伦置业也于同年11月,也通过收购介入贵州煤炭资源整合。成城股份2013年2月2日公告重组方案称,拟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募集资金45亿元,收购贵州盛鑫矿业100%股权。

  在全国煤炭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上市公司纷纷出手煤炭资源,而且集中在贵州省发力,显然这背后有着外人所不知的利益。

  地利

  “全国煤炭价格下跌,贵州不可能不受影响,价格也会向下走,但优于国内平均水平。现在被市场唾弃的更多是动力煤,经济滑坡的情况下首先冲击的是电力,电力冲击的是煤炭。更多的网上资料是针对动力煤,而不是特种煤。我们贵州主要就是产特种煤,比如主焦煤和无烟煤,其中主焦煤属于战略资源和稀缺资源。”贵州省煤炭设计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院长告诉中国经济时报。

  上述院长说:“现在很多地方说煤炭库存压力,在贵州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彭城的块煤是1200元钱一吨,都是预收款,什么时候有煤什么时候给你。”

  对于贵州煤炭没有库存压力,贵州坤鑫元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崔玉朝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解释说:“贵州是我国南方最大的产煤省区,也是煤炭输出主要省份之一,素有‘西南煤海’之称。但贵州是工业强省,再加上西电东送,是广东发电后花园,几乎在贵阳以西,每个县都有电厂,所以贵州的煤本省都不够用,所以贵州是限制煤炭出省。”

  “很多地方的煤价下降是受进口煤的冲击,在贵州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崔玉朝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贵州的煤运到港口需要200元运费,同样,港口煤运进来也需要200元,那么进口煤是没有竞争力的。煤炭价格下降是全国的趋势。但你可以看到只要是贵州的煤矿,一吨100块钱的纯利润是可以保证的。”

  崔玉朝认为,真正绊倒其他产煤大省的是财务杠杆。“现在其他地方产煤都没什么利润,山西甚至产一吨亏一吨,主要因为他们的金融产品做得太过,导致运营成本太高,那么高的负债,每年的经营摊销。而贵州省还没有金融产品进来。”

  天时

  贵州省从2009年起对小矿进行大规模的整合。

  “2009年到2011年是贵州煤炭第一轮整合期,那时候一个15万吨的在产煤矿能卖到3个亿,经过这几年的煤炭价格下跌,现在这样的煤矿也就在1个亿以下,所以现在的煤矿价格还是很便宜的。”上述院长告诉本报记者。

  本报记者在贵州采访期间获得一本贵州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13年9月印发的《贵州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工作宣传手册》,其目标是到“十二五”期末,贵州煤企将调整到100家、矿井1000处左右。据规定,贵州省煤与瓦斯突出矿井设计规模不低于45万吨/年。

  “目的是为提高产能,提高准入门槛,搞集约化,迫使原来15万吨/年的矿井升级到45万吨/年,升级模式无非是扩建和合并等。”崔玉朝向本报记者透露:“如果现在15万吨/年的矿卖1亿元,扩到45万吨/年,那么就价值3亿元,而其成本是3000万元。这就是机会,在一到两年内,只靠变矿权证,不做实物投资,就是三倍左右的增值。矿权无形资产增值,是最赚钱的一步,矿权这个无形资产增值后,就是实物增值。”

(责任编辑:DF126)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