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侯非我意!这几位官员这样写辞职信

  这几年,体制内辞职官员不少,文章文白相间,文采飞扬,用诗一般的语言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工作感悟,畅谈了自己对时政的看法,最后道出辞职原因。读来酣畅淋漓、发人深省,不禁为体制内流失这些人才扼腕叹息。

  体制是围城,有人在千军万马的国考大军中挤破头想进来,有人想就此离去追寻自己的内心的世界。而这些辞职信也令人不禁陷入深思。

  云南普洱市国土局副局长李青松

  辞职信:“过去随时担心的是对和错,现在我只在乎输和赢。”

  10月27日,《就这么任性,我辞去了市国土局副局长职务——为了忘却的纪念》在朋友圈流传。作者疑似云南普洱市国土资源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李青松。他自称辞职原因是“个性使然,‘规则’之下,不时会感到‘憋屈’和“常为彻底清除‘官气’而烦恼”,并称“打算给自己15年时间,想做一枚普普通通的小律师,不知道能否就此安身立命,为自己而活”。对此普洱市国土资源局确认,李青松已辞职两个月,并曾侧面表示该文确为李青松所写。

《就这么任性,我辞去了市国土局副局长职务——为了忘却的纪念》原文:

  马云说,提出辞职无非是两种情况:要么受了委屈,要么受了诱惑。我则例外,对供职了25年的体制即便没有充满感激之情,也绝无怨恨之意;也没有受什么诱惑,并没有什么机会在等着我,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没劝住自己,2016年4月25日我提出申请。

  8月12日,云南省国土厅党组批准我辞去普洱市国土资源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职务,同时批准我辞去公职。

  9月,单位停发了工资。一个周末,我拎上我的私人用品,走出单位大门,失业了。

  就像风筝断了线,完全自由了。(如果是退休的话,通常会有一本“光荣退休”证书和一床丝棉被。我是自愿辞职,只有一页批准书。

  “如果是被开除的话,会有一点补偿”,人事部门的人说。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