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亲繁殖给赛马带来灾难资讯

California Chrome这样的纯种马开始更多地近亲交配。图片来源:MATT SLOCUM

California Chrome有惊无险地赢得赛马界最负盛名的比赛,“三冠王”多是由此类纯种马夺得,它们摆脱“卑微”的出身迅速崛起。美国《华盛顿邮报》称,这位“选手”的母亲是一匹“普通马”,它的父亲同样“默默无闻”。

但相关人士对California Chrome进行了背景调查,结果显示,它与其他并肩作战的卓越赛手来自相同的基因库,并与肯塔基赛马大会冠军Northern Dancer和三冠王Seattle Slew的曾曾祖父的基因有相似之处。“它们常近亲交配,就像纯种狗。”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兽医Carrie Finno说。“与其他品种相比,纯种动物几乎就像克隆。”康奈尔大学免疫学家和兽医Doug Antczak提到。

最近的基因研究发现,这些动物正变得更相似,并且为马类血统制造了潜在危险。数量越来越少的快速种马却要产下越来越多的马驹,一些兽医认为近亲繁殖会伤害纯种马血统。同时,赛马的不景气也减少了新纯种马驹的登记数量,从1986年的5.1万匹到2013年的2.3万匹,这让基因库更加萎缩。Finno认为这些趋势“令人担忧”。

她表示,这导致的种群遗传瓶颈效应将使得纯种马难以抵御新兴的感染,并更容易保留一些不良基因,例如致病、不育或畸形腿基因。不赞同Finno观点的研究人员表示,性能繁殖能避免良种马遗传许多毁灭性疾病,因为生病的动物难以跑得如此快。“一种最少生病的狗是比赛灰犬,它们也按相同的方式繁殖。”Antczak说。肯塔基大学遗传学家Ernest Bailey 也表示赞同,“这不是一个脆弱的品种。”

纯种动物始于近亲交配:它们的父系起源可以追溯到18世纪初英格兰3个种马中的一个。那时,种马配种后所付的种马费依赖于种马的速度和它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制造出其他获胜者。该体系一直持续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Northern Dancer的种马费激增到了100万美元,并且1年大的马驹能卖到1300万美元。

这些钱带来了一种新的空中旅行者——“飞行种马”,它们在春季繁殖期飞到不同半球。Bailey表示,这产生了一种“成吉思汗效应”,一些种马支配着基因库。顶级种马产下的马驹在拍卖中能出到最高的价格,因此这足以刺激所有者继续支付高昂的种马费。

但为速度进行的繁殖与选择健康和持久性的繁殖不同。今天最快的纯种马的瘦腿和小蹄子有更大的肌肉平衡,这导致头重脚轻的马的四肢很容易在高速奔跑中折断,例如2006年Barbaro在普利尼斯大赛中后腿骨折。随着近亲交配的增多,许多纯种马开始退出比赛并提前退休,这激发了人们对这些马持久性不够的广泛猜测。

照顾700匹纯种马的加州哈里斯农场兽医Jeanne Bowers表示,自己经历了这一切——腿骨结合点的破碎让纯种马过早出现关节炎;高速奔跑时会出现肺出血;奔跑时出现“吼叫”或喘息是因为喉部肌肉僵硬,使其难以呼吸,而且马驹特别易受呼吸系统疾病的影响。她还指出,归因于近亲交配的不育和流产已经成为一个“巨大”问题。

一些饲养员表示,与其他品种相比,纯种马有更少的隐性疾病,但Finno并不同意,并表示研究经费还未真正用于寻找相关基因。“所有人都知道它们近亲交配,但问题是,饲养者打算做什么?”她说。

基因技术可能会提供帮助。自2007年马基因测序后,Finno提到,“研究出现激增”,发现了由基因突变引发的35种疾病和由单个基因带来的特征。她正在寻找年轻纯种马呼吸疾病以及神经轴突营养不良的基因原因。神经轴突营养不良是一种毁灭性的遗传性神经退行性疾病。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兽医和细胞生物学家Fern Tablin致力于研究马奔跑时鼻部和肺部出血问题背后的基因和机制。其他研究小组则在寻找良种马大约12种不同疾病或失常的基因原因,这些问题会影响它们的行动、骨生成、骨折和运动能力。

另外,研究人员开发出含有7万个DNA序列的马基因芯片,用于扫描与疾病和毛色等有关的基因。到今年年底,一个芯片预计会拥有67万个序列。世界各地的饲养者开始使用遗传学检验赛马的运动基因。相关基因能够控制马的肌肉发育,并能预测一匹马是更适合短距离冲刺还是长距离奔跑。

赛马训练员David Hayes表示,基因测验使他免于让一匹2岁大的小母马退役,它已经无法在1200米赛跑中获胜。基因测试显示它更善于长距离奔跑。果然,经过训练,它赢得了数场比赛。但关键问题是,饲养者是否愿意使用此类基因信息培育更健康的马,或者只是能够穿过终点线的马。(张章)

《中国科学报》 (2014-07-01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报道(英文)

咦?还没有评论,抢沙发!

发表评论

带 * 的是必填项目,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文字的交流也是情感的交流,技能的交流也是学术的交流。